什么是负责任的乡村旅游者和可持续乡村旅游
发布者:李霞  发布时间:2017-02-14  浏览量:362

12月4日,可持续旅游营销论坛在中央民族大学中慧楼召开,有来自学术界、业界等旅游相关行业的专家学者、企业家等嘉宾三十余人出席该论坛。大地乡居创始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霞博士应邀出席该论坛,并做主题发言。


在以”负责任旅行者行为分析“为主题的分论坛中,李霞博士从乡村旅游实践中涉及到的四个不同主体出发,发表了题为“什么是负责任的乡村旅游者和可持续乡村旅游?”的分享。以下为演讲实录。

负责任旅游者行为分析在实际的旅游活动和旅游产业场景当中应如何应用?乡村旅游火热发展,乡村旅游中负责任的旅游者行为却有缺失。在乡村旅游的过程中没有树立这样的意识:“什么不能做?什么是负责任的行为?”而这归根结底源于大家对于乡村价值认知的缺失。

“负责任旅游者行为”中核心的问题是行为,行为的分析直接影响旅游营销分析和旅游决策。而旅游者行为又并非个人行为,它受到社会环境,文化认同、知识水平等的影响,同时又存在亚文化对旅游者在意识方面的引导。乡村领域的负责任旅游行为的缺失应从投资者、管理者、游客、村民等这些主体进行探讨。

投资人:不要忽略乡村真正的价值

一方面,现在的民宿热,让许多投资人忽略了乡村真正的价值,过度的追求视觉美。社会媒体、舆论焦点,以及消费客群也更多的关注“最美民宿”这样的话题。然而这些美的构建大多体现在建筑材料、建筑形制。像玻璃、钢材等现代化材料的应用,这些材料在乡村的应用对村民有一定的示范作用,让许多村民放弃原有材料。这样不仅不能体现乡村的价值,也造成一定的浪费,同时也不够环保。这就关系到投资者对乡土元素的价值的认识。

另一方面,大家做乡村旅游更希望与村集体进行签约实现乡村土地流转,认为村民没有契约精神,是一种障碍。而在乡村产权流转后把乡村人排除出去,围地建屋,形成一个度假酒店,使得城里人到乡村继续过城里的生活,不能与乡村完全融合,没有意义。这种忽略村民这一乡村中的重要资源和元素的做法,恰恰失去了乡村的价值。所谓的契约精神是在城市社会才出现的,殊不知乡村中人情与宗法约束有时候比契约更有效!就看你如何利用,发挥它的效用。

管理者:是否有更适合乡村的管理方法

住宿经营者:酒店式管理行不通。与传统的酒店标准化住宿管理相对应的就是非标准化住宿,非标准化住宿也是住宿产品,许多人尝试用科学化、现代手段对乡村民宿进行标准化的酒店管理模式,我们(大地乡居)也曾走进这样的误区。酒店化管理对村民要求相对较高,村民一生的职业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与黄土地打交道,这种突然严苛的管理方式让村民产生一定的挫败感,他们的自由习性与现在职业性质不相匹配,这种文化的挫败是必然的。我认为乡村旅游住宿中应强调分享,乡村文化也有其先进性和优势,村民一定乡村经验的分享是必须的。

行政管理者:政策缺乏灵活性。这里的行政管理者指旅游局、旅游委、旅游办等单位。现在政府大力扶持乡村旅游,但是束缚太多。例如一些地方发展乡村旅游,政府支持并投入资金完善基础设施,修建厕所,但是要求很多,厕所必须修建80平米以上才有补助,并对此有一套严格的验收标准,这与乡村不相匹配的,甚至破坏了乡村的结构。

旅游者:缺位的乡村旅游教育

农村是次一级的区域空间,不够先进、现代、文明,游客对乡村都是吃农家饭,睡农家土炕等这样功能性的诉求较多,同时在乡村中也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更深层次的行为和体验。例如:白床单是许多游客的住宿要求,然而白床单是最好的住宿体验么?许多乡村的土布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既是传统技艺,也非常自然环保。白床单的要求反映出游客对乡村的不信任。行业内人士都知道白床单采用化学工业洗涤,不够环保。在乡村,床单可以自然洗涤,经过太阳消毒,为何不能使用老粗布呢?

游客对乡村高端旅游的便捷性需求,认为汽车一定要开到酒店门口,然而乡村的肌理是不承担机动车的要求的,那么为了便捷进行的地面硬化对乡村是好的么?

体验需要产品传递给游客,乡村并不是五星级酒店,高端二字应更多的体现在文化上,能深度体验乡村文化及其生活方式的产品才是最好的产品。

村民:经济利益之外还关注什么

我们认为房租与工作收入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但是对于当地的村民,这或许并不是唯一的问题。对于现在的改变,他们一方面欣喜收入的增加,另一方面却也在遗憾生活记忆的流失。乡村旅游发展使得乡村旅游的肌理出现断点,乡村生活的记忆开始失去,与传统不能很好的衔接。乡村旅游缺乏考虑村民的感受,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村民,约束游客的行为,尝试做一些努力,使得发展趋向于合理。一定程度上,如何在非经济的前提下,主导事情的发展方向?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通过这四大主体思考如何真正认识乡村价值与文化?对于乡村在旅游中的分量,乡村对游客的约束应该持有更多关注,从我们自身做起,让乡村保有持久的生命力。

  • 大地乡居公众号